马克思·韦伯在一战前叫不醒德国人,一战后也叫不醒德国人,一战本身也叫不醒德国人,只有二战粉碎了整个世界后,德国人才醒了。那么现在谁来叫醒中国人呢?


当我们看到一些人在议论 “公共场合露出底裤的女人是不是鸡” 的话题时,一定要认清楚那些刻在他们骨子里的儒家思想传统。儒家思想本质上是 “反平等主义” 的,在诸如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唱妇随、亲亲相隐等思想中,我们可以深刻地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关系。

共产主义实践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失败给世界格局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同时也抽离了中国人所信仰的马克思主义。这种巨大的精神空洞,不仅仅侵蚀着中国人的心理,还在不断破坏着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

然而大自然厌恶真空,中国人的精神空洞自然就招惹了 “文化保守主义者”,这些人想将儒家从历史的垃圾桶中捡出来,洗洗干净装扮一番,然后塞进中国人的精神空洞,同时也想用儒家思想替换掉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合法性辩护。


刚才我正在翻找邓晓芒老师著作,却偶然发现他早年的一本《儒家伦理新批判》。但让人很不舒服的是,我在评论区看到一条差评,耻笑邓晓芒的浅薄。我特意搜了搜这个人所引用的《重新发现儒家》一书,原来是大陆新儒家 “干将” 姚中秋所著。

姚中秋这书我没看过,不过大陆新儒家一向视启蒙思想为 “剧毒”,而且豆瓣读书上有一条短评提到姚中秋在这本书中用 “托克维尔论证美国妇女承认丈夫的权威” ,这可真是恶臭啊。


我本来一直没搞明白萨特的存在主义与海德格尔的 “存在” 理论有什么区别和联系。他们作为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人,彼此之间又有现象学作为共同标签,并且都在探讨 “存在” ,那他们的差别在哪?

我从来没有看懂过海德格尔,他的哲学理论太深奥了,因此也没有机会理清萨特和海德格尔之间的差别。后来在刘擎老师的答疑中才算明白他们之间的关键差异。

萨特在哲学上的局限性体现在,他只是着眼于 “存在者” (即人的生存),而海德格尔真正进入了 “存在” 的世界。海德格尔通过 “存在者” 来追问整个存在,而萨特忽略了这个把无数 “存在者” 联系起来的、让所有存在者得以存在的 “存在” 。

所以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海德格尔讨论的问题比萨特更深刻。

迁移活吧旧嘟文 


今天我突然回忆起了武志红的《巨婴国》,在这本书里他利用精神分析学解构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价值观。

为什么上架后不久,这本书突然又被封禁了呢?当年我单纯以为是作者幡然悔悟自己不成熟的极端观点以至于撤回书籍出版。现在我才明白这本书触怒了以刘小枫、甘阳等人代表的中国施特劳斯派、文化保守主义者、大陆新儒家组成的 「通三统」大联盟。

这个大联盟想要以儒家文化替换掉马克思主义,重新为中国共产党统治建立合法性基础。可以想象,儒家价值观进入了文化禁区,任何触碰儒家文化的作品都难逃被封禁的命运。

刘擎老师真的是一位非常棒的传道授业者。当我在「得到App」听他讲授以赛亚·柏林的价值多元论时,我感动得哭了,心理有种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感觉。而当我听他讲授尼采的视角主义时,我又有种朝闻道夕可死的明悟。


弗洛伊德创立精神分析学之初是借着 “科学” 的名义传播的。然而今天,精神分析学已经被开除出了现代心理学。但是精神分析学想要回答的问题依然犹如达摩克里斯之剑般悬在人类心灵的上头。人的精神结构是怎么样的?人欲望的本质是什么?人生存的心理动力是什么?我们已然丧失了回答这些问题的经验的或者形式的手段,那么这些问题自然而然就被归入了哲学问题的范畴。如今,将精神分析学称作哲学又何尝不可呢?

Show thread


以赛亚·柏林在《哲学的目的》这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学科是由它诞生之初所想要回答的问题所决定的,那么我们自然可以根据问题的类型为学科划分类别。某些问题我们知道找到答案的途径:通过经验观察或者通过形式的既定规则计算。而另外一些问题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寻找答案,比如时间是什么?人活在世上的目的是什么?我怎么知道其他人是不是我脑中虚构的东西?这些我们不知道如何去寻找答案的问题通常被叫做哲学问题。

从古至今,哲学的范畴是在不断流变的,很多哲学问题都渐渐蜕变成科学问题。比如天文学在古希腊是哲学,而今天它却是科学。又比如关于 “时间是什么” 的讨论从古至今都是哲学问题,但近十年来量子引力理论的发展让我们看到了关于时间本质的科学化前景,也许有朝一日对于时间的研究也有可能转变成科学问题。

从活吧转移的旧嘟文 


精神分析学无法成为一门现代科学的内在原因是:它所依赖的梦、联想和童年经历等等素材无法被观察,这些素材都是主体诉说的主观体验,而永远成为不了现代科学依赖的客观经验。卡尔·波普尔早年曾担任精神分析学家阿德勒的助手,也正是这段经历促成了他发展出自己的哲学体系,随后利用证伪主义批判精神分析学,并区分出什么是科学,什么是非科学。

既然精神分析学不是一门现代科学,那么它还有什么值得读的呢?现代心理学因为其科学性的特征,很多精神分析学关注的问题它天然就无法触及,比如人的精神结构、欲望本质等等。在我看来,精神分析在今天可以看做一门哲学,特别是那些经过拉康、弗洛姆和荣格等人发展出来的不同分支。那么凭什么精神分析学可以被称为哲学呢?

当我看到一连串的通知后,我确定账户迁移成功了。 :0120:

inexist.club

一个猫和狗以及其他生物都可以说话的地方。